HEQIANG

何強

二級合伙人

先后畢業于南昌大學、中山大學,自2003年以來多次獲得市、區多部門頒發的《法律援助獎》和《優秀律師獎》等。僅經辦的法律援助案件就多達幾百件以上,深受受援人、法援界的尊重和好評。何強律師擅長勞動合同法、工傷損害賠償、婚姻家庭、刑事訴訟以及經濟合同糾紛案件,具有豐富的律師實務經驗、深厚的法律功底。聯系方式:13138632189

承接業務范圍

1、民事、經濟、合同、債務糾紛
接受各類民事案件當事人的委托,代理經濟、合同、債務、財產、繼承、損害賠償、侵權糾紛等民事訴訟。

2、勞動爭議、交通事故、離婚財產
接受委托,為勞動爭議當事人代理經濟補償、雙倍工資、拖欠工資和加班費、工傷賠償等投訴、仲裁、訴訟。為交通事故當事人代理賠償、鑒定、協商等法律事務及訴訟。代理離婚、財產分割、保全、撫養等婚姻訴訟。

3、建設工程
接受委托,代理追討、索賠工程款的仲裁和訴訟,代理造價咨詢、工程質量、安全事故等法律事務,提供房屋建筑、交通、能源、水利、城市基礎設施等建設工程項目的立項、招投標、設計、施工、驗收等方面的法律事務代理。

4、房地產
接受委托,代理房屋買賣糾紛訴訟和仲裁,提供房地產開發、建設、按揭、工程發包、預售、銷售、物業管理、招標拍賣等各個環節的中介、見證、代理等法律服務。提供城市房屋拆遷、土地收回、土地糾紛代理法律服務。

5、公司業務、法律顧問
代理公司股東、股權爭議糾紛的訴訟,為企業(公司)設立、變更、合并、改制、重組、破產等公司業務提供法律服務。參加公司合同談判,代為起草、審查、修改、訂立合同,提供公司法律事務的常年顧問、仲裁和訴訟。

6、刑事辯護或代理
接受聘請,會見當事人、提供法律咨詢,代理申訴、控告,申請取保候審;接受委托或由人民法院指定,擔任刑事案件辯護人或代理人,參加訴訟。

7、委托公證、律師見證

代理、提供各類民事經濟事項的公證和律師見證,經驗豐富、真實合法、確保質量。

8、代理各類法律文書起草、修改,簽發法律意見書、律師函等。

9、法律咨詢、調查、信訪、投訴。

 

 

歷年的獎勵情況

何律師兢兢業業、踏踏實實、敬虔事奉、熱忱為民、忠于職守地工作,在2003年度、2004年度、2005年度、2006年度、2007年度、2008年度、2009年度連續七均被廣州市律師協會評為《法律援助獎》獲得者,2005年度、2008年度、2009年度被廣州市白云區政府、廣州市白云區司法局評為優秀律師稱號。2009年度還被廣州市司法局評為“2007至2008年度優秀法律援助律師獎”。這樣的業績是何律師不斷地努力的結果,也是何律師敬業和能力的一種體現,更是律師界標桿的象征。

 

歷年經辦的各種類型的經典案件

(一)、刑事:

2006年鐘×英(深圳寶安人)被深圳市公安緝私大隊提請涉嫌“普通貨物走私罪”刑拘,該案何律師承擔了偵查、審查起訴到審判階段的代理和辯護,依據事實和鐘的量刑情節以及法律法規的規定在庭審中作出充分完整的論述和辯護,取得公訴人和合議庭的一致贊同,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以從輕處罰判處鐘×英有期徒刑六個月。

2003年周×華(河南人)涉嫌販賣450公斤海洛因毒品被廣州市人民檢察院提起公訴,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判處死刑,由于被告人周×華不服判決提起上訴,該案經指定由何律師為其辯護,之后經過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裁定撤銷原判發回重審,再又經過一審、二審,最終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改判被告人周×華為無期徒刑,為被告人周×華免除了極刑。從03年至今何律師僅就廣州市白云區范圍內每年就要接受數十件刑事案件的委托辯護,而且上訴率僅為百分之五左右,因此獲得委托人的敬佩。

2007年至2008年度何律師先后為一批依法需要幫助但沒有請律師或請不起律師的當事人提供了幾十宗案件的法律援助,這些案件的代理或辯護也都獲得受援人的好評及法院的贊同和支持。例如:朱×庭涉嫌搶奪一案,由于朱是未成年人且沒有請律師進行辯護,因此特派何律師為其提供法律援助。何律師通過查閱卷宗、會見被告人、查閱有關的法律法規等事務后,在庭上對該案作了詳盡而又細致的論述與辯護,公訴人沒有提出異議,合議庭同意何律師的辯護觀點,當庭判決受援人即被告人拘役四個月,這樣即達到了辯護的預期目的,也促使了受援人依罪服法,同時也弘揚了法律援助的重大作用。

2007年度的刑事案件有:

(1)、朱×庭(涉嫌盜竊);(2)、黃×杭(涉嫌詐騙);(3)、佘×星(涉嫌搶劫);(4)、謝×財(涉嫌搶劫二審);(5)、李×軍(涉嫌搶劫二審);(6)、周×華(涉嫌販賣、運輸毒品罪450公斤海洛因二審);(7)、高×鋒(刑事二審);(8)、李×寶(刑事);(9)、余×蒙(刑事);(10)、周×生(刑事);(11)、簡×江(刑事);(12)、羅×根(涉嫌放火罪);(13)、程×國(涉嫌參與黑社會組織罪)。

2008年度的刑事案件有:

(1)、劉×平(涉嫌搶劫罪);(2)、陳×雄(刑事);(3)、顏×彩(民事訴訟);(4)、張某女(涉嫌職務侵占罪) (5)、邱×樂(刑事);(6)、鄭×林(涉嫌破壞電力設備罪);(7)、郭×君(涉嫌盜竊罪);(8)、粟×領(涉嫌搶劫罪);(9)、張×明(涉嫌盜竊罪);(10)、王×(搶奪罪); (11)、夏×勇(涉嫌搶劫罪)。

 

(二)、民事:

2004年廣州市天河法院受理的廣州偉騰房地產開發公司(委托方)被二十多家起訴房屋質量侵權糾紛、2005年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受理的廣州宏瀚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委托方)與中國銀行廣州番禺支行因八千萬元擔保借貸合同糾紛、2005年廣州市越秀區法院受理的廣東省機電設備公司被訴二千萬元合作建房糾紛、2007年廣州市中級法院受理的謝×珠的購房糾紛、2008年廣州市白云區法院受理的顏×彩訴其哥房屋繼承侵權糾紛。2009年代理任廣能訴南方醫院和電白建筑總公司2600萬工程欠款糾紛。顏葵彩(房屋繼承民事糾紛案)、陳偉雄李獎銀(債權民事糾紛案一審)、陳偉雄、李獎銀(債權民事糾紛案二審)、何懷深(合伙糾紛案)、廣州市天河區明珠中英學校職工洗澡煤氣中毒死亡一案…。

下面特抽取當事人凌勇民(交通事故造成一級傷殘)請求何律師為其向福建省龍巖市中級人民法院《申請再審的申請書》:

申請人:凌勇民(江西省人)

被申請人1: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東鄉支公司(肇事車輛的保險公司)

被申請人2:東鄉縣惠昌汽車運輸有限公司(簡稱惠昌公司,肇事車輛的車主。)

被申請人3:饒國春(肇事車輛的實際支配人)

被申請人4:饒秋貴(肇事車輛的司機)

因申請人與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東鄉支公司、東鄉縣惠昌汽車運輸有限公司、饒國春、饒秋貴交通肇事損害賠償一案,不服福建省長汀縣人民法院2007年12月13日作出的(2007)汀民初字第559號民事判決的部分判決,特申請上級人民法院再審。

再審請求:

撤銷原一審第三項和第四項判決,改判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東鄉支公司、東鄉縣惠昌汽車運輸有限公司與饒國春、饒秋貴共同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事實與理由:

2007年6月26日,申請人委托被申請人4運輸西瓜到夏門出賣,其用被申請人2所有的贛F51525中型廂式貨車進行裝載運輸,途經國道319線福建長汀路段,該車駛至公路左側山坡發生交道事故,導致原告身受重傷,經福建閩西司法鑒定所鑒定為“傷殘一級”。福建省長汀縣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隊作出《事故認定書》,認定為該起交通事故被申請人4承擔全部責任,申請人不承擔責任。之后原一審法院判決饒國春、饒秋貴共同承擔連帶賠償責任,保險公司與惠昌運輸公司不承擔賠償責任。現今申請人是處在終日臥床不起、生命垂危、債務累累、無錢續醫的境地。再者另外兩個被申請人饒國春和饒秋貴長期在外,也從未露面,至今分文未付,其有意拒不履行法院判決。原一審法院扣留的肇事車輛也以是一堆廢鐵無法賣掉。因此,申請人不得不申請再審以求公道,以維護和保障申請人一家大小和自身的生存問題。

一、原一審法院的判決中認定事實的主要證據未經質證,且判決中適用法律確有錯誤,其判決被申請人2惠昌公司(肇事車輛的車主)不承擔責任,這是對事實的認定錯誤和適用法律不當,提請上級法院予以改判。

(一)、原一審法院判決中認定事實的主要證據未經質證。

原一審法院認為:“惠昌公司與饒國春之間是分期付款買賣關系,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購買人使用分期付款購買的車輛從事運輸因交通事故造成他人財產損失保留車輛所有權的出賣方不應承擔民事責任的批復》(以下簡稱最高院的批復)的規定,購買方以自己的名義與他人訂立貨物運輸合同并使用該車運輸時,因交通事故造成他人財產損失的,出賣方不承擔民事責任。故原告(申請人)要求惠昌公司承擔賠償責任的請求,不能支持”。這是對實事的認定錯誤。

1、申請人請被申請人4饒秋貴拉運西瓜時,是因為該車上明確噴寫著“東鄉縣惠昌汽車運輸有限公司”的名稱,是鑒于對惠昌公司的信任和名聲才叫該車運輸的,申請人并沒有與饒秋貴個人另外單獨簽訂運輸合同的事實,而且饒秋貴開著噴寫著“東鄉縣惠昌汽車運輸有限公司”的車輛的行為,是顯著的表見代理行為。所以原一審判決惠昌公司承擔連帶賠償責任是對認定事實的錯誤,。

2、惠昌公司采取分期付款的方式將車買給饒國春這一事實未經過質證,所以不能作為認定主要事實的依據。

因為:其一、《汽車分期付款買賣合同》僅是惠昌公司在開庭時一方提供的,其又是超出了舉證期限提供出來的,我對此提出了異議要求對此證據進行質證但沒有得到結果;其二、《汽車分期付款買賣合同》是惠昌公司一方之詞也沒有得到相關人和證據的相互印證。合同中的購買方饒國春和擔保方張觀華兩個關鍵性的當事人,在幾次開庭中均沒有提供證詞或出庭接受質證,所以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四十七條的規定:“證據應當在法庭上出示,由當事人質證。未經質證的證據,不能作為認定案件事實的依據”。因此《汽車分期付款買賣合同》不具有真實性,不能作為認定主要事實的依據,否則就是違反了事實的認定規則和法律的規定。

(二)、原一審法院判決適用法律確有錯誤。

原一審法院認為惠昌公司將汽車采取分期付款的方式賣給了饒國春,所以根據《最高院的批復》,判決車主惠昌公司不承擔交通損害賠償責任。這樣的適用違反了法律,也嚴重侵害了善意第三人的合法權益。因為:

1、《最高院的批復》是針對特殊的、個別的案件的批復,而不能以一概全,千篇一律地普遍適用,否則就違背了法律公正、公義性的原則和精神。

2、根據《公安部交通管理局關于車輛轉賣未過戶發生事故經濟賠償問題的批復》規定:車輛買賣“必須經過汽車交易市場并同所有人或車輛所屬單位及時向當地車輛管理機關辦理過戶登記手續。未履行以上二項手續的交易,應視為無效,發生事故后,由事故責任者和車輛所有人或所屬單位負責損害賠償”。肇事車輛未辦理過戶,且惠昌公司仍保留所有權。據此惠昌公司應當負賠償責任。

再又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連環購車未辦理過戶手續,原車主是否對機動車發生交通事故致人損害承擔責任的請示的批復》中的規定:“違反有關行政管理法規的,應受其規定的調整”。由此可知原車主惠昌公司是否承擔賠償責任還要符合有關的行政管理法規的規定。
3、申請人是善意的第三人,又是被害人,對肇事車輛是否買賣過戶等事情一概不知,而且只知道車輛是惠昌公司的,因為車輛上寫得很清楚。所以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物權法》第二十四條的規定:“船舶、航空器和機動車等物權的設立、變更、轉讓和消滅,未經登記,不得對抗善意第三人”。故此,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一百三十條等有關的法律法規的規定,車主惠昌公司應當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二、原一審法院判決被申請人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東鄉支公司(肇事車輛的保險公司)不承擔賠償責任,這也是對事實的認定錯誤和適用法律不當。

1、肇事車輛不僅購買了車輛強制保險,而且還又購買了商業保險。申請人在起訴書中是要求“保險公司在承保的責任范圍內承擔擔保責任”,而原一審法院卻以申請人沒有請求強制保險,是請求第三者責任險,故此以“不支持第三者責任險”為由,判決保險公司不承擔賠付責任。這有違法院的法定職權和義務,也有違法院應當根據事實和法律依法作出公正判決的原則和精神。再者,保險公司在書面《答辯狀》中明確地承諾同意在強制保險中予以賠償,但是原一審法院竟然也沒有判決。

2、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條的規定:“機動車發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傷亡、財產損失的,由保險公司在機動車第三者責任強制保險責任限額范圍內予以賠償”,這是強制性的規定。又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保險法》的有關規定,保險人在出現承保的責任事故時應當承擔理賠責任。因此,無論申請人在請求時是否注明是交強險、第三者責任險或是車內人員險,法院都應當根據法律和保險合同的規定判決保險公司承擔賠償責任。

3、另外,肇事車輛既投保了車輛強制保險也投保了第三者責任和車內人員險。盡管申請人是在駕駛室內受傷的,但是“第三者責任險”的含義是指保險車輛因意外事故,致使“他人”遭受人身傷亡或財產的直接損失,保險人依照保險合同的規定應當給予賠償。由此可知保險公司屬于第一者,被保險人屬于第二者,在此之外的不特的“他人”和財產均屬于第三者。據此,申請人身體所受到的傷害是由于被保險人的車輛發生交通事故所導致的,保險公司就應當在第三者責任險中給予賠償。

又根據保監發[2000]16號《機動車輛保險條款》的規定:“本保險合同為不定值保險合同。分為基本險和附加險,但附加險不能獨立保險”。“基本險分為車輛損失險和第三者責任險”。附加險分為“車上責任險”(車內人員險)等。只有“在投保了第三者責任險的基礎上方可投保車上責任險(車內人員險)”。

由上可知,車上責任險(車內人員險)屬于附加險范疇,并且只有投保了基本險即第三者責任險后才能附加投保車上責任險(車內人員險)。換一句也就是說,投保了基本險就可以不投保附加險。因此,在本案中被保險人如果沒有投保附加險即“車上責任險”,那么保險人依然要承擔基本險即“第三者責任險”,即應向申請人承擔法律上和保險合同上的賠償義務,更不因為被保險人額外追加投保了附加險后反而免除了保險人承擔基本險的賠償責任。基本險是保險人先天的義務,是本,附加險是保險人后天的義務,是末,兩者之間可以本末同舉,但不能本末倒置,更不能有末而無本。因此,保險公司不僅要承擔第三者責任險,而且也要承擔附加險的雙重賠償責任。再者,法律也沒有明文規定兩者之間不能同時適用的規定。

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條第一款賦予了交通事故的受害人直接向保險公司請求在機動車第三者責任強制保險責任限額內予以賠償的權利,體現了國家法律對弱勢群體的傾斜保護。而營運的貨車發生交通事故時,確有傷亡者為司乘人員和貨主。如果“車上人員責任保險”不屬于第三者責任強制保險,則“車上”的受害人不能與“車下”的受害人平等地享受法律的保護,這顯然與道路交通安全法充分有效地保護交通事故的受害人之立法目的相悖。

綜上所述,原一審法院對認定事實的主要證據沒有進行質證,所適用的法律又確有錯誤,所以特申請上級法院對該案進行重審,依法追究被申請人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東鄉支公司(肇事車輛的保險公司)、被申請人東鄉縣惠昌汽車運輸有限公司(肇事車輛的車主)與被申請人饒國春(肇事車輛的實際支配人)及被申請人饒秋貴(肇事車輛的司機)共同承擔連帶賠償責任。謝謝!

此致

福建省龍巖市中級人民法院

再審申請人:

2009年2月2日(本案法院已支持)。

 

(三)、勞動爭議案:

陳華工傷補償糾紛一案,接案后,何律師為其搜集、整理有關證據,書寫勞動爭議申訴書。通過調查有關證據、材料發現該案可以同時提起兩種追索請求,可獲得雙重補償的機會。一是工傷補償請求;二是人身損害賠償請求。現工傷補償仲裁案和人身損害賠償案均已調解結案。因此,何律師為當事人陳華取得了雙重補償的機會并獲得了最大利益,法官支持了代理律師的意見。

下面特抽取當事人張喜玲(在養老院做清潔工時造成四級傷殘)僅為傷殘津貼請求何律師為其向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申請再審時的《代理詞》

審判長、審判員:

我受申訴人張喜玲的委托并授權,擔任其因工傷補償一案不服部分判決向貴院提起再審程序的訴訟代理人。現根據申訴人說明的情況和提供的證據材料,進行整理、分析后特提出如下代理意見,望合議庭予以采納。

一、原二審法院對申訴人的傷殘津貼補償一項的判決確實屬于適用法律法規不當

原二審法院認為:至于傷殘津貼的問題,根據《廣東省工傷保險條例》第二十六條“四級傷殘的傷殘津貼為本人工資的百分之七十五,傷殘津貼實際金額低于當地最低工資標準的,按照當地最低工資標準的執行”的規定,張喜玲(申訴人)的傷殘津貼應按2005年度廣州市最低工資標準684元為標準計算,根據《廣東省工傷保險條例》第二十七條第(一)項的規定,張喜玲的傷殘津貼應為82080元(684×12月×10年),原審法院計算張喜玲的傷殘津貼為139590元不當,本院予以糾正。——“原二審認為的”。

我們認為:原二審法院對“本人工資”含義的理解錯誤。

1、原二審法院針對傷殘津貼適用《廣東省工傷保險條例》第二十七條第(一)項和第二十六項之前,忽略了《廣東省工傷保險條例》第五十七條的規定,該五十七條第二款規定:“本條例所稱本人工資,是指工傷職工因工作遭受事故傷害或者患職業病前十二個月平均月繳費工資。本人工資低于統籌地區職工平均工資百分之六十的,按照統籌地區職工平均工資的百分之六十計算”。原二審法院忽略了該條款的原則性、前置性和關鍵性,所以原二審法院適用法律法規不當,并直接導致判決錯誤。
2、原二審法院認為:根據《廣東省工傷保險條例》第二十六條“四級傷殘的傷殘津貼為本人工資的百分之七十五,傷殘津貼實際金額低于當地最低工資標準的,按照當地最低工資標準的執行”。原二審法院機械地適用了該規定,因為該規定是為了保障一些職工最低本人工資雖然高于統籌地區最低工資標準的,但其傷殘津貼實際所得又低于統籌地區最低工資標準的職工的權益。例如:本案中廣州市2005年職工最低工資標準為684元,即每月684元至911元的本人工資符合最低工資標準的最低限額,但根據《廣東省工傷保險條例》第二十六條的規定,計算該傷殘津貼的補償就等于是513元至683.25元之間,這就低于統籌地區職工月平均工資的最低工資標準。所以“傷殘津貼實際金額低于當地最低工資標準的,按照當地最低工資標準的執行”。

二、原一審法院的判決以及勞動爭議的仲裁裁決對傷殘津貼的補償適用法律法規正確

原一審法院的判決以及勞動爭議的仲裁裁決對傷殘津貼的補償適用了《廣東省工傷保險條例》第二十六條、第二十七條、第五十七條的規定,即本人工資×75%×10年。根據本案的實際情況得知,申訴人的本人工資每月為500元,低于當地的最低工資標準,所以申訴人的本人工資應當按照統籌地區職工平均工資的百分之六十計算。

申訴人的傷殘津貼補償的正確計算方式為:2005年度廣州市職工月平均工資為2585元,所以申訴人的傷殘津貼是(2585元×60%)×75%×12個月×10年=139590元。

綜上所述,原二審法院對申訴人的傷殘津貼補償一項判決錯誤,

懇請再審法院依法予以糾正,維護申訴人正當、合法的權益。

此致

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

代理律師:

時間:2008年4月22日(本案已審理終結,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作出支持律師意見的判決)。

 

服務宗旨

客戶權益至上,據理依法客觀求是,永當維權天使。

string(15) "二級合伙人"
何強的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四川快乐12杀号秘籍